上海疫情搅乱芯片产业,全球供应链受冲击!

2022-04-18 13:59:53
上海聚焦了很多半导体企业,临港,张江、漕河泾、松江、闵行紫竹等均有大型的芯片产业片区,其余多地也有芯片公司散布。严峻的疫情和封城措施不但给半导体产业链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还给电子企业正常生产、电子零部件运输等带来了重重考验,不少企业面临停产、减产。



临近上海的苏州工业园区还是长三角重要的集成电路产业基地,全球前10大封测厂有6家进驻;IC设计企业共110家,其中营收过亿的公司就有9家之多,是半导体重地,更是半导体封测重地。另外,苏州昆山市的产值有一半是IT产业的功劳,集聚了一批电子信息高端企业,发展成中国乃至全球重要的电子信息生产基地之一。

对于苹果来说,目前已经有多家关键供应商暂停了在上海及昆山的生产。4月12日,主要的组装商和硕表示,其位于上海和昆山的两个工厂已经停工。而这也是和硕唯一的iPhone生产基地,其产能大约占全球全部的20%到30%。主要负责MacBook制造的广达则在4月初就停止了其上海松江区工厂的生产。作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供应商,广达的总产能有20%左右都在上海。
 
除了上海,苹果也有大量的供应商在江苏,比如富士康、纬创的立讯精密等。两地加起来达到了共有数十家之多。其中,对于规模相对较小的立讯精密来说,其唯一的组装厂就在江苏昆山。不过据了解,目前该工厂仍在闭环管理和严格的新冠预防措施下运行。而主要的iPad制造商仁宝电子也关停了在昆山的工厂。
 
除苹果之外,其他大厂的数十家供应商也表示,自4月2日以来,他们就暂停了在上海及周边地区的业务。
 
其中包括欣兴电子和南亚印制电路板这两家重要的印制电路板制造商,以及戴尔和特斯拉的主要供应商BizLink。据称,中国台湾在上海和昆山已经有161家企业停产。
 
4月4日,中国十大半导体封测企业之一的上海安靠封装测试公司,多人确诊,多部门停工。
 
据悉,安靠是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内员工最多的企业,约有员工5400人,3000多员工厂区执行生产任务。
 
安靠封装测试(上海)有限公司高级总监崔盛林表示:我们一旦停顿,整个世界的产业链或多或少也会受到影响的。希望在疫情管控好的情况下,能够保证生产运营的正常进行,帮助上海、中国,乃至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在缺芯严重的情况下产业链正常运营。
 
安靠之外,英业达上海厂区此前也停工至4月1日,停工期间将转由捷克、墨西哥厂支持出货。4月1日后,英业达上海厂是否继续停工,后续未见相关消息。英业达上海厂区主要生产服务器、智能设备产品。
 
位于松江区的台积电厂区实行了厂房和宿舍「两点一线」闭环管理。平时公司约有2400名员工,目前在公司加上居家办公人员,约保持七成人力。
 
环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位于上海松江区的三家工厂第一时间采购了睡袋、睡垫、洗漱用品、食物等基本生活物资,将厂区也进入封闭管理。
 
中芯国际方面此前表示,其上海公司生产运营正常,实行封闭管理,将保持常态生产。
 
中芯国际在上海的12吋晶圆厂是其最先进的FinFET工艺晶圆厂,14nm及改进型的12nm工艺都在其中生产,设计产能3.5万片晶圆/月。
 
华虹半导体也表示过生产不会断,为此召回了必要人员回公司住宿舍,采取只进不出的封闭管理,力保线上运转。
 
硅片厂商上海新昇半导体也在浦东临港公租房组织协调近400人在3月28日凌晨进入公司,厂区开始封闭式管理,保证工厂连续生产。
 
半导体清洗设备业界的生产龙头-盛美上海相关人士透露,「公司对张江园区内研发、管理等部门同事主动安排居家办公,对川沙工厂实行24小时封闭生产。配合政府防疫工作并确保员工的日常生活。因此,公司生产活动未受到实质影响。」
 
合晶上海厂位于上海松江区,主要从事半导体硅外延片的研发、生产、销售,并提供其他半导体硅材料加工服务。
 
该公司表示,封控期间,员工只能进不能出,吃住都要在厂区内,目前上海厂员工约3、4百人,人员安排及生产不受影响,但出货可能会受影响。
 
功率半导体企业尼西半导体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紧急采购1000多条睡袋及被褥,以75%的出勤率达成了98%的产出。
 
苹果笔记本电脑背光键盘导光板供货商茂林光电28日代子公司上海向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公告,因应新冠疫情影响,从3月28日起至3月31日配合当地政府政策停工。现暂无后续的复工消息。
 
此外,手机芯片厂商紫光展锐、CIS公司格科微、内存接口芯片商澜起科技、EDA芯华章在内,多家沪上半导体设计类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按照相关政策做好防疫措施,绝大多数员工居家办公,同时积极配合筛查工作。

昆山、苏锡常、日本等地也被波及
 



除了上海本埠,长三角的实业也因这次新冠变异株疫情而受打击。
 
芯片与半导体材料的昆山厂商方面:
 
欣兴宣布昆山子公司暂时停工,包括主要生产PCB与HDI的子公司昆山鼎鑫,以及生产软板为主的子公司欣兴同泰,产能占比约20~25%。
 
台光电宣布昆山子公司暂时停工,预估产能占比约30~40%。
 
南电宣布昆山厂进行闭环式管理,不影响公司营运,产能占比估计约40%,主要以生产PCB、BT载板为主。
 
定颖宣布配合政府政策实行轮休调休,预估昆山产能占比约60~65%。
 
楠梓电表示,昆山厂自4月6日起至4月8日暂时停工,现暂无后续消息。
 
上游设备厂亚泰金属表示,配合当地政府新冠肺炎防疫工作,进行产能调整及居家办公。
 
不仅如此,苏锡常等地,围绕着电子产品与汽车产业有着密集的供货商布局,其中一家供应出现问题,都将对全行业的上下游生产状态产生极大影响。
 
比如昆山聚集了多家印刷电路板(PCB)企业,为一级供货商与车企,提供用于发动机、车身、底盘控制系统等功能的电子部件。这些企业都已宣告停工。
 
而这些企业一停工,下游需要它们产品的造车企业,不管大小,也都得停工。
  
特斯拉据其4月3日发布的内部通知显示,其已经向工人和供应商发出通知,上海工厂不会像预期的那样于4月4日恢复生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原本计划于周一恢复生产,但内部通知中称,复产计划已被取消,不过该公司没有详细说明原因,也没有透露预计何时恢复生产。
 
德国博世集团也早已经将在上海和吉林省长春市的工厂暂停了生产,同时将一个在上海、另一个在邻近的太仓的另外两家工厂、进行「闭环运营」,将工人禁足在厂区内部不准外出。
 
江浙沪封闭,影响波及日本
 
马自达4月12日发布消息称,其广岛总部工厂和山口县防府工厂将于14日和15日停产。原因是上海等城市因疫情而实施封控,受此影响,马自达合作企业的工厂停止生产,部分零部件无法采购。
  
受半导体短缺的影响,预计墨西哥工厂也会在4月内停产两天。
 
该公司4月上旬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将日本国内2家工厂的生产暂停两天。

截至2021年底,上海芯片产业规模占全国1/4、集聚超过700家行业重点企业。根据规划,到2025年,浦东集成电路全产业链销售规模将达4000亿元。而近期由于疫情蔓延,上海启动了两阶段封闭管理措施,眼下全市仍处于“静止”状态,对芯片产业甚至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不言自明。

除了以上点名的半导体厂商,许多体量小的厂商可能正面临决定存亡的艰难时刻。员工无法到厂、生产无法进行、出货交通不畅、营收大打折扣,而这疫情又不知何时有解,期待上海疫情尽快迎来拐点,让一切恢复正常运转。

快速退火炉,RTA,RTP,合金炉,RTO,快速退火炉RTP,国产快速退火炉,自主研发,快速退火工艺,半导体设备,芯片退火设备